院训

院训

 


诚: 《中庸》:“唯天下至诚,为能尽其性。”“诚者,天之道也;诚之者,人之道也。诚者不勉而中,不思而得,从容中道,圣人也。诚之者,择善而固执之者也。” “诚”为书院强烈之追求,期望学子及教育同仁共为至诚之人,用心学习善道,把握善道,言行一致,存养真性,表露真情,以至动静咸宜,左右逢源,“从心所欲,不逾矩”。



敬: 《礼记》:“毋不敬,俨若思,安定辞。安民哉!”“礼乐交错于中。发形于外。是故其成也怿。恭敬而温文。”“君子之于礼也。有所竭情尽慎,致其敬而诚若。” “敬”为院训,期望书院学子时时处处审慎恳切,心怀恭敬,敬人、敬事、敬物、敬业,不起一念怠慢之心。果能如此则事善终、人善处,德行日进不辍,乃有大成。



谦: 《周易》谦卦:“亨,君子有终。”“天道下济而光明,地道卑而上行。天道亏盈而益谦,地道变盈而流谦。”“谦谦君子,用涉大川,吉。” 谦受益,满招损。李嘉诚先生亦“深信‘谦虚的心是知识之源’,是通往成长、启悟、责任和快乐之路。”“谦”为院训,实乃对书院学子温文尔雅,勤进不息,“为而不恃,功成而弗居”之希冀。



和: 《论语》:“礼之用,和为贵。”“君子和而不同,小人同而不和。” 《中庸》亦云:“中也者,天下之大本也,和也者,天下之达道也。致中和,天地位焉,万物育焉。”任何家庭、团体乃至社会之生存与发展,均难离一“和”字。“和”为院训,近则期望书院学子宽恕包容、和气待人,远则祈盼其胸怀“建设和谐社会”“为万世开太平”之壮志。